当前位置:首页 新闻中心 正文

西游记后续—大圣之死,这妖界,终如你所愿?

卉馨语发布于2019年10月11日 2531浏览 0评论

1.

腊月初八,八戒死了。

八戒死在人间一处佛坛,佛坛位于百花深处,人迹罕至。天兵找到他的尸体时,他的猪牙上还挂着半个鸡腿。

但他的胸膛,已如百花绽放。

消息来到我这儿时,已不知被倒换了几手,有人传他是因公殉职,也有人说他是惨遭毒手。但无论哪一种,都让我心情复杂。

腊月广寒宫,月光凄冷如飘雪。烧刀子滚烫火辣,八戒高举琉璃杯。

「哪吒,我老猪要干件大事。」

「什么大事?」

八戒冲我冷笑几声。「佛曰,不可说。」

随后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高喝一声。「嫦娥仙子,温酒!」

2.

八戒的骨灰洒在广寒宫,嫦娥为其披麻戴孝,手中扬起的尘灰恰如月影冷凄,随寒风飘落。

玄奘的佛号声声震天,沙和尚的恸哭天地同悲。唯有猴子,像个没事人一般,依着广寒宫的桂花树,哼着不知名的小曲。

「猴子,你师弟死了。」我提醒着他。

猴子愣了一下,随后茫然地点点头。「是啊,死了,可是万物都会死的。」

「可那是你师弟八戒!」我有些愠怒道。

「八戒也是万物。」猴子一本正经道。

他说完这句话,也不再与我辩驳,而是继续看着桂花树上的黄金叶,手摩挲着粗壮干裂的树皮。

猴子成佛之后,性情变了许多。

我上一次见猴子,是在火焰山。那时的牛魔王法力无边,猴子降他不得。满天神佛设下天罗地网,车轮缠斗,最后力所不及的魔王化为一头黄牛,被我的风火轮砸碎了牛角。

牛魔王大喊:「莫伤吾命!」

那一声大喊,我分明看见猴子哭了。

猴子落在重伤累累的牛魔王身边,眼神黯然,他摸着牛魔王的断角。

「老牛老牛,你别怪我,我也是迫不得已。」

我知猴子和他有一段旧恩,但神兵在前,这般说话终究不妥。我走近猴子,扯扯他的虎皮裙。

「猴子,慎言。」

老牛竭力地睁眼看了看猴子,最后又绝望地闭上。

猴子叹了口气,看向我道:「谢谢。」

我知他是谢我未下杀手,我摇摇头。「兄弟,早点上路,取完真经,就真的是兄弟了。」

猴子没有言语。

猴子成佛那天,我比猴子还要高兴。我飞上三十六重天,踏上凌霄宝殿。觥筹交错间,我看到了猴子的身影。

猴子没了金箍,也没了棒子,一身袈裟,打着佛号,言语之间皆是禅语,群宴宾客无不动容。

猴子成佛本是件开心的事,但那天我看到他唯唯诺诺的样子,我没来由有个想法:他获得很多,失去更多。

3.

我到头也没明白,八戒所谓的大事指的何事。

我去位于傲来国的佛坛看过,这不过是一处普普通通的佛坛,周遭既无居民,又无僧侣,也不知是何人所建。查案的天将说,是八戒吃坏了东西,胃口溃烂爆体而亡。这个说法可笑得要命,有什么东西能吃坏一头猪的胃?

回到天宫后,小厮和我禀报,说半个时辰前有个大胡子和尚找我,神色匆匆,像是有什么急事。

「那和尚什么模样?」

「胡须满面,手持一个灯杖。」

我愣了一下,我知道那不是灯杖,是降妖宝杖,来者是金身罗汉菩萨沙悟净。

「他人呢?」

「等你不见,就先走了。」小厮如实禀报。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紫色画卷,画卷上若隐若现一个圆环,显然是被下了某种封印。「这是客人留给你的,让我务必交到您的手里。」

我接过画卷,简略一看,竟看不出这封印的门道。我收起画卷,正待回屋仔细研究之时,却听见门府外传来阵阵脚步声。

我起身相迎,却见天兵天将堵住了我的府邸,为首一人正是家父李靖,他眉头紧皱地看着我。

「孩儿,你可曾看见金身罗汉菩萨沙悟净?」

我知瞒他不过,便如实以告,但诉说中,却隐瞒了紫色画卷之事。

李靖听后,并未有疑。他严肃道:「孩儿,若是之后看见沙悟净,勿要留情,定要将他缉拿归案!」

「父亲,为何?」我好奇道。

李靖面露恐惧:「他偷了玉帝的宝物,万死难赎……总之,如有遇见,不必回禀,直下杀手便可。」

我大惊:竟然是这么大的过错?

想当年打碎了宫廷至宝琉璃盏,也不过是投胎凡间,这一次竟然要他神魂皆灭?

4.

天兵天将集体出动,奈何沙僧菩萨之体,也抵挡不过。我亲临了捕获沙僧的现场,满天神佛同时出手,将沙僧的菩萨金身打得粉碎。

濒死之际,他没有看我,而是仰天长啸。

「大师兄!」

他喊完这句话,我看向身旁的斗战胜佛孙悟空。他面无表情,从天而降,一掌打碎了沙僧的天灵盖。

回到府邸的两天里,我过得也惶惶不安,我看着手上的紫色画卷,突然有一种预感:这便是沙僧偷来的宝物。

我的小厮十分忠诚,几经仙人拷问终究是把秘密藏了下来。

沙僧为什么把这个东西给我?我又能帮助他什么?

我看着画卷上的紫色封印,毫无头绪。

这处封印,显然是沙悟净为画卷加上的。至于具体原因,恐怕是用封印提示我一些隐秘的事情。

他要提示我什么东西呢?

与这个老实的大和尚相关的事物少之又少,西行之路上仿佛只有任劳任怨一个形象。不知怎地,我突然想到沙悟净在濒死之际的一声呐喊。

「大师兄!」

可是他明知道,他的大师兄不会救他,他的大师兄已经是跳出三界的佛陀。

又或者,那句话并不是对他说的。

我灵光一闪,浑身被这个想法刺激得颤抖,也许这句话,是对着我说的?

我手持紫色画卷,慢慢念叨:「大师兄……」

紫光一闪,封印应声而碎。

5.

画轴里蹦出一幅图画,那图上的地方我熟悉得很。

那是我和孙悟空第一次交手的地方。

花果山,水帘洞。

只不过这画大概是取经之后的景象,那漫山遍野,桃花盛开,万物复苏,唯独没有猴子。

花果山上下,没有一只猴子,听起来便可笑。

沙悟净临死托付之物,我不敢怠慢。我将图画收好,驾云向花果山飞去。没一会儿,便来到了花果山福地。

一条涧壑藤萝密,四面原堤草色新。正是百川会处擎天柱,万劫无移大地根。

花果山有条瀑布,瀑布后面有块石碑,石碑上写着「美猴王」,旁边还倒着一个「齐天大圣」的旗子。

我迈入瀑布内,却见水帘洞内空无一物。我正好奇间,却见图画紫光大盛,瞬间,图画应声而随,我眼前的场景天旋地转,待我回过神来,已是别一番天地。

「这……这是哪儿?」

鬼哭狼嚎,人间炼狱。

孙悟空.jpg

在我面前有一个瘦小的躯体,几条手腕粗细的铁链贯穿了那躯体的琵琶骨,一把飞剑来回贯穿,直把躯体穿得支离破碎。

这……这是一种怎样的惩罚?

「你……你是?」我大惊失色。

那躯体冷笑几声。

「呵呵,来者何人?俺老孙是齐天大圣孙悟空!」

6.

不,不可能的!孙悟空不是早就成佛了?

我看着这漆黑的身躯,不自觉地颤抖起来,寒冷和恐惧甚至钻到我的牙缝里,打起了寒颤。

「哪吒?」他看了我一眼,惊异道,「怎么是你?」

「是,是我。」

「你怎么来的?」那人问道,「往常都是玉皇小儿一个人来,看着我受苦做乐。难道你是玉帝小儿派来的?不……不会,玉帝派谁也不会派你。」

令人惊恐的是,尽管我十分不想相信,但此人,或许真的是孙悟空。

那成佛的又是谁?

我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,用神通打碎了飞剑。

「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」

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」猴子怒极反笑,「当年我和玉帝约定,只要我护送唐僧西行取经,就保我妖族一方昌盛。为此,我不惜害了我的兄弟牛魔王……却不料这狗娘养的出尔反尔,将我的灵魂剥碎成六耳和我两部分,把那个反叛的我关押在这里,受尽摧残,让六耳成佛成圣,终生做一条走狗……」

我心头大震,怪不得成为斗战胜佛后的猴子如此平静,竟是灵魂被切割成两个部分?

我按捺住心中的震惊,为他徐徐讲述猴子成佛后的事情,当我讲到八戒和悟净先后遇害时,我看着眼前的猴子磨碎了自己的牙齿。

「呆子,老沙……是我对不住你们!是我对不住你们!」猴子声泪俱下。

至此想来,八戒和悟净早已发现了端倪,只不过在救他的行动中败露,惨遭毒手。

我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,希望理智给我一个清晰的判断。

「哪吒,你放了我,我要给他们两个人报仇……我求求你,给我一次机会……」猴子的声音喑哑,显然,他是压抑着自己的滔天怒火。

「我,我还不能确定。」我实话实说。

「哦……这样啊,那你往里面看看。」猴子笑了,「你看了就明白了。」

我不疑有他,顺着猴子的话向里面看着,正看见一个孩童遭遇着像猴子一样的对待,飞剑穿体,铁索身骨。我仔细看那孩童,竟越看越熟悉,竟觉得在哪里见过……

「别想了,那就是你,哪吒。」猴子开口了。

「你早就被玉帝分裂灵魂了,现在住在你这身莲藕里的,不过也只是一个忠犬的灵魂,而最早那个大闹东海龙宫,拉开轩辕之弓的哪吒,就是你眼前的这个孩童啊!」

「现在,你还要不要放了我?」

7.

三十六重天天崩地裂,凌霄宝殿摇摇欲坠。

那是一根久违的金色棒子,再一次迎头砸向了五百年平静的宫殿。

五百年前的他,不过是大闹天宫,想做一只猴儿,去那人世间走走看看。而这一次,他杀意已决。

八戒的死,沙和尚的死……

他不能再忍了,五百年前他的容忍,害死了自己的猴子猴孙,至亲兄弟。五百年后,他容忍的因却依旧创造着恶果。

「如来!玉帝!」

三界之间,他狂吼着。

他一棍子敲碎了巨灵神的脑壳,一脚踹死了二郎神的狗。二十八星宿联手迎敌,却被这猴子打得支离破碎。

「三太子呢?快去请三太子!」李靖放声高喊道。

「大人,三太子不在!这……这该如何是好?」

西方灵山,一僧人轻捻佛珠,双泪两行。

「回来了,是他回来了。」

天庭内斗早已衰弱之极,强如三虚早已神游海外。所谓无坚不摧的凌霄殿,终于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威胁和挑战。

孙悟空将李靖打下云头,一步一个血脚印,踏进了空无一人的宝殿。殿前正坐着玉皇大帝,他面露恐惧,却还稳稳地坐在龙椅上。

「怎么,来不及请如来吗?」孙悟空笑了,满脸是血的猴脸咧出一个痛苦的笑容,「何必呢?玉帝,何必呢?」

「何必?」玉帝也笑了。

他走下椅子,从地上捡起一枚丹药。「你看见这个丹药了吗?吃一颗,就能法力大增,延年益寿。你想要神妖平等……你知道这丹药是用什么做的吗?」

孙悟空未发一言。

玉帝继续狂笑着。

「是牛魔王的骨髓。」

孙悟空动了。

「砰……」

这一棒被另一只猴子抬手挡住。

玉皇大帝哈哈大笑:「你们斗吧,斗吧。孙悟空,你不过是一只猴子,怎么能斗得过我?」

玉皇大帝走出宝殿,斗战胜佛和孙悟空却依旧僵持在原地。

「你要拦我?」猴子冷笑道。

六耳叹了口气:「对不起了大圣,我自出生起,就是为了拦你。」

「你甘愿做一条狗?」

「大圣,我只能做一条狗。」

转瞬间,尘土飞扬,宝殿炸裂,火红的烟花绽放在东方的云朵,在西方灵山,一名僧侣的念珠应声而碎。

「善哉……善哉……」

8.


猴子死后,天庭大兴土木,准备为天宫重建一座更恢弘的凌霄宝殿。玉帝没有办法,只能暂居灵山。本来玉帝兴致勃勃地想搞一个论功行赏会,最终发现,那些真的参战的神仙基本都战死了。

我没参战,逃过一劫。

玉帝手下的武将并不多,我算头号种子。现在武将稀薄,我的身价更高,他努了努嘴想了半天,终究是没说一句责怪的话。

「玉帝,臣还有一事禀报。」

「讲。」玉帝颇有不悦。

「是关于紫色画卷的,这里人多嘴杂……」

玉帝听到紫色画卷四个字,浑身一震。他赶忙说道:「你们先下去吧,哪吒,你上前来!」

众婢女小厮纷纷退下。

玉帝狐疑地冲我眨眨眼:「哪吒……你真的知道那画卷在哪儿?」

我走近玉帝,眼里闪出一丝青光。

「当然了,不然……你以为我是谁啊?」

后记

那场暴乱已过去了许多年。

故地重游,我重新来到花果山。山清水秀,绿意盎然,生机勃勃,最重要的是,有许多猴子。

这些猴子都是花果山的原住民,暴乱之后,我跟阎罗王讨了回来。

玉帝死后,这天下便是我说了算。

出乎意料的是,三清并没有为难我。从海外归来,他们对我微微一笑。

「三太子不必多虑,这是玉帝的劫数。」

他们收下了玉帝的魂魄,放入太虚,很多很多年后,玉帝将从这里重生。这是一场轮回,花开花落,终有寂时,万物不例外,玉帝也是万物。

在玉帝轮回的时间里,我突然有了大把的空闲。我重建了花果山,把这里打造成一座妖山,凡是醉心修炼,得望天道的妖怪,都在这里有一席之地。得道后,也将上天任职,谋福一方。

猴子,神妖终于归途。我想,这也该是你的本意吧。

闲暇时,我经常来花果山转转,说不上来原因,我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地方。

也许是因为,这里曾经有一个不甘而反叛的灵魂。

你看这妖界,终如你所愿。虽然还有很多东西待需完善,但总比你在的那个黑暗无道的世界好太多。

这天,我依旧在花果山看景,想着你通天的传奇,不由落寞。

突然一只牛精大叫起来。「三太子,这石头成精了!生了个孩子!」

我浑身一震:「你说什么?在哪儿?」

牛精的手遥遥一指:「那儿,在那儿!」

我飞快赶往山顶,正看见一只猴子和猴群打成一片。那猴子看着猴群,张牙舞爪地喊道:「来啊,我要做你们的大王!听见了吗?」

那猴子看见我,也不害怕。「喂,你这娃娃,看什么看?讨打吗?」

我看着故人相貌,一时百感交集。

「你……你……」

「你什么你!」猴子大叫道,「要打就打!墨迹什么!哎,等会儿,我去找个兵器!」

「你……」我哈哈一笑,「好你个猴儿!让我等得好苦!你要打是吧?来啊!」

花开花落,因果循环,没想到是我想的太多。漫漫时空,浩荡银河,怎么会只有一个孙悟空呢?

地上嬉笑打闹,天空中飘一朵彩云。彩云上坐着一个和尚,手指捻珠,面露微笑,轻轻低语。

「南无阿弥陀佛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