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故事会 正文

西游记后续—唐僧之梦:幻灭有多美

卉馨语发布于2021年03月29日 83浏览 0评论

1.

贞观十四年的寒食,清早下过一场泼火雨,空气净透得可以敲出声。

我一早就开始忙,做青团、杏酪粥、寒食燕、枣糕,到中午时,摆出一桌佳肴。除自己外,还另置三副碗筷。

哎,怎么又忘记,只有自己一个人?

我喃喃自语,将多余的收起来。又在脑中回想,到底那三人是谁?一点记忆都没有。是很重要的人吧?否则不会这样根深蒂固。

我从黑沌沌的长梦里醒来,就发现自己身处这间小茅屋,唯有一匹白马相伴。我什么都不记得,只知道自己踏不出这个院子,甚至都没有想要尝试。有些界线连试探都不可能,我的体内就埋着禁制,我感觉得到。听着邻人的笑语,有时会感到寂寞。他们都知道我一个人住在这里,却并不以为奇。一个陌生人,他们竟不关心。有时隔着木槿花篱,他们还会跟我说一会儿话,却是闲碎的,没什么紧要的东西。

我身无长物,又不能走出去,还好这院子里种了一些果蔬,不至于饿死。每天又没什么消遣,无聊得很,唯一能做的就是吃喝拉撒,好好生活。生活是一纸亘古传下来的枯燥药方,如此一钱,如此二两,治不好病,却也吃不死人。慢慢熬着吧,水干掉就好。

我收拾了碗筷,走出门。柳色新新,回首青山一点,檐上寒云迭。很寂冷的黄昏,雨还没有下尽,而斜阳已曛。

一天又要结束了,像一桶水从脑袋浇下,到脚。依旧是重复。生命只有两种状态:生与死。其余时候都是在这两端进行重复摆荡。莲花铜漏中的水总也滴不尽。

夜深如井,庭院里传来低柔的嘶声。这个春天,那匹白马更瘦了。它的毛色雪亮,在雨中像银。脊背凸出,好似刀刃,剖开夜色。我知道它很寂寞。可我无法抚慰它,两个寂寞的生物,何必充当镜子,照见并增加彼此的寂寞呢。

有时,我也怀疑自己还在梦中,一个好长好长的梦。梦里一个人都没有,是蝴蝶变成了我,而我衍化出天地。

然而,一个女人出现,使我的猜测全不成立。

那个女人让我杀死她。

2.

我在庭院里种满了花。第一年,我整顿、壅土、施肥、除虫;第二年,我让梅聘梨花,海棠嫁杏,荔枝臣樱桃;第三年,我又将一切安排打乱。每一次新生都播下毁灭的种子。然后第四年,第五年……到如今,始终没有找到一个可共赏花的人。

女人坐在庭院中,将我种下的花全部摧折揉碎,到处都是芬芳的尸骸。鬼森森的月光泛着幽蓝,像一处坟茔深邃的阴影。

「这是梦吗?」我赤着脚,凉凉地踩在青石阶上,感到一股强烈的矛盾之感:她不属于这里。要么她是梦,要么这个世界是梦。

女人狡黠一笑,「你醒不过来了?」

我谨慎地点头。

「要破梦很容易,却也很难,这要看是谁在梦中困住你,又是谁在梦外等候你。」她说。

「没有人困住我,也没有人等候我。」

「那你可真不幸。」

「有何不幸?」

「蝴蝶梦为庄周,蝴蝶之不幸也。嘻嘻。」

今日三月廿九,宜祭祀、沐浴、解除、破屋、坏垣、余事勿取,忌行丧、安葬、纳采。蔷薇蔓,白桐荣,麦吐华,杨入大水为萍。万事万物都显得生机勃勃。

女人却要我杀死她。

她扬散了无数花瓣,一头一脸都是艳丽残影。她冲到我面前,幼嫩的眉眼发出粉光。自黑暗中睁开眼,我还是第一次这般近距离地打量一个人。

有人说深情在睫,孤意在眉。她的睫毛很长,浸了月光,沾满花粉;眉毛确实冷峭,却过淡,有种飘忽的暝烟似的气质。因而我猜想,她的深情大抵浮华,她的孤意太过轻佻。

她很像一个人。

「玄奘。」她唤我的名,「我们都没办法逃脱了吧?」

月光跌碎成万千粼粼,深蓝而不透光,像某种玉石沉钝的切割面。她在那幽微而繁复的影子里后退、隐遁,终于看不清身形。

「逃脱什么?」

没有回答。我走过去,见她已在花下睡着,蜷起身子,如一只小小狸奴。睫毛微颤,呼吸轻巧。

 

3.

遇见猪头人的时候,我在思索一些问题。

邻人找我说话时,都唤我和尚,可我总是否认。我不觉得自己是和尚,光头就是和尚吗?拿一枝杨柳就是菩萨?人总是根据表象定义,太过狭隘,到头来束缚的是自己。

女人去邻居家串门,抱回一只小猪。

「快瞧,他家新产了一窝猪仔。」她兴高采烈,快乐得那样明媚,那样清澈见底,一点也不像个寻死的人。

「你抱回来做什么?」

「养着多好玩儿啊,你的院子里都是些花花草草、萝卜青菜,哪有这些小东西活蹦乱跳招人喜欢?」

我摇摇头,又听见邻居家传来欢笑。他们总是这样,哪天宜婚嫁、宜造屋、宜掘井,在黄历上写得明明白白。连生与死都有它们「应该」来到的一天,吹吹打打,哭笑喧嚷,是一门绝望的热闹。我也学他们,开始依赖黄历。人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的时候,就准备一本黄历吧,至少不用想太多跟生活无关的事情。

女人好笑地看我,捏弄怀中小猪,涂了凤仙花汁的指甲像红亮甲虫,又像尖尖地在血里划过。我的身体起了一阵痉挛,寒缩着,越来越小,变成婴儿。然后是黑暗、窒闷、温暖、潮湿……我像沉入一个无底之梦。但终究不是梦。头脑里还残留一丝清醒,开始挣扎,钻通一条幽邃逼仄的甬道,像一个死魂灵,挤入活身,热辣辣地痛。

「这新生的滋味如何?」她凝视我,「玄奘,记住,从此你只有流水今日,没有明月前身。你的过去都已过去,你是一个新人。」

小猪从她怀中挣脱,哼哧哼哧,一溜烟跑走了。

猪头人便在这时伤痕累累地跌撞进庭院来。

「那只猪这么快就变成了妖怪?」我诧异。

「师父!」他凄声唤我。

我吓一跳:何时有这样丑怪的徒弟?

女人笑:「八戒,他谁都不记得了呢。」

猪头人不敢置信地望着我,让我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什么极端对不起他的事。

女人扶起猪头人,走进屋内。我愣愣站在那儿,眼瞧着他们动作,觉得自己像个呆头呆脑的傻子。一刻钟之后,猪头人给我说了个故事,我觉得自己更像傻子了。

「什么取经?你还真当我是和尚啊?」

不可理喻。

「师父,那满天神佛骗了我们!」猪头人说,「他们让我们去取经,说什么将功赎罪,却从没打算饶过我们……你瞧,我们取完经之后,都得了什么好结果?你失去所有记忆,幽禁在这长安城。大师兄又被关进五指山,我还顶着个猪头,在银河里清洗星辰,沙师弟贬回流沙河,做了个渡船人。」

「……于我何干呢?」

「师父,你是金蝉子转世,只有你才能在神佛面前说上话,只有你才能救出大师兄啊……」他反复说着,最后竟流下泪来,哀哀牵起袖子,柔婉地拭泪。

真受不了,虽顶了个猪头,却终究是个大男人啊,竟也如此冷红泣露娇啼色……

我走开,到一边的香案上准备清明用物,在蔚绿蜀葵笺上写下「清明嫁九娘,一去不还乡」,然后把它们贴在楹壁上,如此一来,夏日就不滋蚊虫。可持着毛笔的手却止不住颤抖,墨花洇染开来,模糊一片。为何如此心神不定?

不知不觉又入夜。我睡不着,走到院子里,发现猪头人也很落寞地坐着,仰头看星。夜蓝而深,像一片卷涌的细碎的水晶。

「你在天上洗星星,一定很好玩儿吧。」我坐在他身旁。

「好玩儿个鬼!」他说,「光是紫微、太微、天市三垣,还有四象二十八宿,打扫起来已经很麻烦,更别说还有那千里银河,你觉得好玩儿,怎么自己不去试试?」他望向天心那轮明月,小小的眼睛里,目光湿润而温柔。

「你喜欢月亮?」

「我以前喜欢的人,就住在月亮里。每次天地空寂,万籁无声,倍感孤独的时候,我就安慰自己,至少……我还有一轮月亮啊。」

「可你不是说,你在人间高老庄有喜欢的人吗?」

「哎,那是不能比的。」猪头人很感慨地叹息,有一种过尽千帆的释然与凄怅,「一个是白月光,一个是青苹风。怎么能比呢?」他重复了一遍。

是啊,白月光是一泼烧化的纯银,流淌在眼底心头,冷冽无尘;青苹风却像帐中南木香的清芬,一丝丝勾住指尖,氤氲着烟火红尘的腻醉,多温软。有时候,人确实可以兼得。但我不知道原来猪也可以。

「你是神仙吗?」我问,「神仙是不都是逍遥自在,长生不老,可以行千万里只在瞬息,度千万年不过刹那?」

猪头人点了点头。

虽然承认了,但我还是从他身上看出来,当神仙其实挺可悲的吧。喜欢的都求而不得。

「那肯定也很寂寞。」

有时你会看到很美的风景,怦然心动。然而神仙的寿命是无尽的,每天日出日落,云卷云舒,一错眼就沧海桑田。当时的感觉早已不会记得。有时隐隐约约想起一些,也就那样。甚至诧异自己怎会觉得美?人间万事,不过如此……是如此吧?就如那一轮明月,你要凑近了看,会发现表面坑坑洼洼,千疮百孔,是一颗欠打磨的巨大泥丸。

我却没说出口。

「那师父你呢?你失去记忆,一个人孤伶伶住在这里,就不寂寞吗?」他反问。

「不寂寞呀,退而求其次才能幸福。」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说。什么叫「退」,什么又叫「次」?只有进过才知退,只有见过好的才能言次。可我的过去苍白如一张纸,哪能承担这样沉重的两个字眼。更别说「幸福」,空泛得简直可怕。

「呵,退而求其次。」猪头人哼哼一声,歪在海棠树上,睡着了。

我忘了问他,戴罪之身跑到这里来,会不会给我惹麻烦。我可是个胆小怕事的人。

 

4.

梦境炎热而潮湿,像火焰山下雨的夜晚。可火焰山又是什么地方呢……那些消失了的光阴,隔着千山万水的迢递,十分模糊了。有时却又近得像枕下的一支铁笛,呜呜咽咽,吹出锈蚀月光一样的钝声。

我与谁在走着,走了很远很远。渐渐地,肉体不复存在,所有意义成了「走」的本身。

「走了太久,你不累吗?」

「有什么资格喊累。」

「你不走,就会被满天神佛的铁轮碾死。」

那些与我同行的人转过头来,盯住我,长了与我一模一样的脸。他们磔磔怪笑出声,从七窍里飞出艳丽而诡异的蝴蝶。

我惊醒,听到院子里,那匹白马正轻快地长嘶。真是奇怪,好多年了,它从未这样高兴。

我走出门,看见一个虬髯和尚正在饮马。他手持月牙铲,脖上挂了一串骷髅头,很是狰狞。

都是些什么牛鬼蛇神啊。我扶额。

「哟,真热闹啊。」女人走出来说,「独差一人。」

我觉得她声音有些不对,转身望向她。她正款款朝我走来。踏出第一步时,她脸上爬满皱纹;第二步,她的腰伛偻下去;第三步,她的青丝成雪……等走到我面前,她已是鸡皮鹤发的老妪。

瞬间苍老,不过如此。我竟至失语。原来人老了就是这样。这样活生生的、压缩的苍老,像除夕夜一根被点燃的爆竿,在我脑海里炸出一片灰蒙蒙的绿,有些锐利的声响,抽打我的面颊。我忽然觉得她很亲切,像一个故人,心里有什么东西正缓缓松动、崩塌。世界也成了一根爆竿,化成了灰烬。

「玄奘,你没见过人老吗?你害怕?」老太婆哧哧笑道。她无论年轻抑或衰老,总是一语道破我所思所想,洞察得令人骇然。她就像我自己,像一面镜。

凉风拂过,女人身后那株被磨折得花凋叶败的海棠忽然冒出嫩芽,抽长枝叶,催开锦重重的硕大红花,采粲如锦。再低头,她又变回年轻模样,风致娟然,楚楚动人。

「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。」女人哂然一笑,走到那和尚面前,开口,「你也来了。」

和尚点了点头,骷髅摇晃。风吹过颅脑的空洞,竟传出埙一样幽细的声音。他说:「天庭已经知道二师兄擅离职守,我担心他,便跟了来。」

「喂喂,你们到我这里究竟做什么?」我有些气急败坏,「你们都是些被什么天庭,什么极乐世界抛弃的、处罚的人,为什么到这里来?你们想害死我吗?要是被那些神佛的追兵杀到,连累了我,你们于心无愧吗!」

最近似乎越来越易怒,有时甚至五内如焚。一个人住的时候心如止水,多清净。这些牛鬼蛇神是不是认错了地儿,把我这里当济病坊,专门收容那些畸零之人?我要是杂耍班子的班主,倒乐意让他们出去走走逛逛,招揽观者,赚些银钱使。

「师父……」虬髯和尚的眼中竟溢满泪水,这一声叫得千回百转,让我浑身簌簌起鸡皮疙瘩。

女人摇了摇头。

「八戒、悟净,你们先走吧。未破迷障,他便永远不会明白过来。」她说。

「那好,」猪头人斟酌,「我们到五指山等你……等你们。凭俺老猪跟沙师弟之力,大约还能撑住一阵子。」

「师父,我跟二师兄先走,你一定要快点来。」

那项下有骷髅头的和尚噗通一声跪倒在地,冲我响亮地磕了个头,然后与猪头人一起离开。

女人转身,拉起我的手,「玄奘,你因何如此愤怒?你的禅心哪儿去了?要知道,兴来醉倒落花前,天地即为衾枕。心静坐忘磐石上,古今皆属蜉蝣。」她用红指甲划我的脖子,「你心动了,五蕴炽热,如今爱我吗?」

「你必须爱我。」不等我回答,她便吐出诅咒般的句子,「然后杀死我。」

是清明时节,熏风入花骨,海棠已成雪。人间改火,葭管移律,榆烟欲变旧炉灰。四月初三,宜沐浴、扫舍、余事勿取,忌斋醮、开市、嫁娶、作灶。

她静丽如清秋,眸中涌动黯蓝色的潮汐。世界也融化为一个昏黄的、不可再改写的夕暮。我无法拒绝。就像无法拒绝死亡,就像身体化作灰埃,水进入水。

柳绵牵牵缠缠,落在发上,一种令人安然的瘙痒。她的牙齿细小如蛇,与我的唇印接,好像找到彼此。梅宜晴雪,松宜晚风,遇见了,就是最好的。我感到充盈,又感到空无一物,内心里全是镜子,全是「我」的倒影。

「我病了。」她说。

我又何尝不是。

然生活只是一张通篇虚辞的药方,那些药材的名字颗粒圆润,希望、光明、仁善、孝悌……还有什么佛理禅心,空中之空,幻中之幻,充充面子尚可,要治好痼疾,也许只能死。

 

5.

「长老,长老。」

门外有女子在唤。我正做雪花酥。油下小锅化开,滤过,将炒面随手下锅搅匀,不稀不稠,再将锅端离火,撒白糖在炒面内,和成一处。空气里弥漫着温热的香甜。我发现,只有做这些琐事之时,心绪才会回复平静。铜漏缓缓地滴水,日头缓缓升起落下,靛蓝的夜空缓缓旋转,沧海缓缓变成桑田。时间维持着一种肉眼可见的侵蚀,却极澄静。

所以听到那声音时,我有些恼。都说了我不是和尚,不是和尚,叫长老也不行!

「有什么事?」我冷眼看去。

木槿花篱外站了个眉清目秀的女子,脸色十分惨白,左手提着一个青砂罐儿,右手握着一只绿瓷瓶儿,翠袖缃裙,水佩风裳。

「长老,我叫白晶晶,这青罐里是香米饭,绿瓶里是炒面筋,贸然造访,是因为歆慕长老佛法广大,便做些斋饭,聊作微末供养。」她说得很诚恳。

女人从屋里走来,凑近我耳边:「你就放她进来又何妨。」

我依言。却没想到白晶晶一进来就扯住我衣袖,依依跪在面前,「长老,长老,你救救他!」

「救谁?」

「孙悟空。」

「我并不认识。」

「你怎会不认识?他是你大徒弟!」

「我向来孤单一人,并无亲故。」

白晶晶的眼眸黯淡下去,像浅褐色的炭,燃着微弱的火星子,「看来,你果真什么都不记得。世间百妖都在说,唐僧被剥夺了一切,活得像个傻子。我还以为只是骗人……」

说完,她便像炭烧到最后,十分红处已成灰。我有些于心不忍,因而对她说我是傻子便没有很在意,「他是你喜欢的人吗?」

白晶晶点了点头,眼睛闪出珠玉般的光,声音带着湿润的花香,「他是我的心上人啊,头戴凤翅紫金冠,身穿锁子黄金甲,脚踏藕丝登云履,一根如意金箍棒在手中舞破天地,炎炎如火,有哪个神佛敢撄其锋芒?」

「好像也不过如此嘛,否则怎会叫你来救他。」我撇嘴。

「他是被自己困住了,没有外物能束缚他。况且在我心中,他是风华盖世的大英雄,也是天地至美。你懂得什么?」

我不准备听腻到发酸的情话了,就要逐客。

「长老你说,这天地之间,赢的会不会永远是那些神佛?」白晶晶忽然问。

「神佛的事,我不知道。」我说,「但这世上,赢的多是无情人。」

白晶晶咬着唇,将青罐绿瓶递给我,「长老,你一个人住,就收下这些吃食吧,也不算辜负我这番心意。我也该走了。」

「等等,你说我……一个人?」我错愕地看了女人一眼,又看回白晶晶。

白晶晶也迷惑地转头四顾,「难道你房子里还有其他人?那些妖怪不是说你一个人住吗?这是满天神佛设下的禁地,除了我不怕死,拼尽这身血肉,还有谁敢来?」她见我不回答,苍凉笑笑,「一个人两个人,又有什么区别呢,这具皮囊,穿着太累。」她的肉身仿佛蝉蜕,又像冰雪蓦然消解于日光下,露出一具惨白的骸骨,径自去了。

女人站在海棠花下,温温柔柔地笑,眸子清澈如琥珀。

「你究竟是谁?」

女人不答,只接过青罐绿瓶,朝地上倾倒。却见哪里是什么香米饭,原是一罐子拖尾巴的长蛆,也不是面筋,不过几只癞蛤蟆,呱呱地跳走。若是平时,我早就吓得大叫了,可此时竟没多少震动。

「你瞧,你不答应救她的心上人,她就这样对你呢。被仇恨跟爱情的鸩毒害苦的人,不管经历了什么,结局总是一样。变成一具行尸走肉。」女人颇有兴致地说。

「你不是人,你跟那些牛鬼蛇神是一伙的!」我惊怒交加,「快给我滚出去!」

女人不疾不徐地微笑,耳朵映着日色,焕发出柔嫩红光,看得清细小幽蓝的血管。我听见自己剧烈的心跳,砰砰,砰砰。屋子里的一切东西也都在胀大、缩小,胀大、缩小,令人发晕——砰砰,砰砰。

「玄奘,你想得到的是什么呢?你把自己伪装成这样无欲无求的模样,就是为了不承担那求不得的痛苦吧。」她说,「我理解你。事情开始的时候,谁都笃定自己能得到答案,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。到最后尘埃落定,你也许确实找到了答案,得到了想要的,却不是自己最开始在心里预设的结果。但也该开心啊,毕竟聊胜于无,你并非两手空空。这是人生最凄凉的抚慰了。」

「我不懂你在说什么。」

「你懂的,玄奘,因为……」她叹息似的,「我就是你啊。」

「不,你是幻影,是妖魔!」我步步后退,心里陡然涌起一股血淋淋的仇恨,「我要杀了你!」

女人竟然笑了,「我不是早就告诉你,要杀了我吗。不杀了我,如何破除魔障?」她款款走过来,海棠花瓣在她脚下片片枯萎,有铁腥与枯胔的气味泛起,「玄奘,这人间是苦海,我让你尝尽生老病死、怨憎会、五蕴炽、求不得、爱别离八苦,就是为了让你挣脱这苦海——这神佛的陷阱。如今,只要杀了我,你的试炼就到头,你的心魔祛除……你会得到自由。」

「自由?」我骇笑,「多可怕的自由。我宁愿要以前那样单调平静的生活。」

她陡然欺近,秀丽眉目显出几分狰狞,「你以为我在这里,能让你那样生活下去吗!」

我们都不曾放过彼此。为何要把自己逼到这步田地?更何况,我们本就是一体。我忽然滑稽地想到,今天竟没有看黄历,宜忌究竟有哪些呢?我到底应该做什么?

「玄奘,一定要想起自己的名字啊……」

谁在我脑中凿壁,打穿保护我的那层屏障?我像作茧的蚕忽然暴露在寒冷的空气中。我想起了一切,她便渐渐消失,不复存在。她是我的心魔,是我自己。这确实算一种「死」。人生八苦,无尽重复,终于到了头。

她化为劫灰飘散的声音很好听,沙沙簌簌,像空山月明,松涛阵阵袭来。她的眼眸变成浅淡的灰,凄瑟地望向远方,那里有一岭桃花、半溪春水,那里有昨日乱山昏、来时衣上云。

「玄奘,蓬山万重的后面是什么?」她问,「依旧是蓬山万重吗?」

我过了很久才回答她。

「不,是幻灭。」

 

6.

四月十五,宜嫁娶、祭祀、祈福、求嗣、斋醮、订盟、纳采、解除、习艺、针灸,忌出行、破土、会亲友。

我来到五指山下。兜兜转转,竟又回到这里。荠麦欣欣,回首春风又绿,天涯芳草,却都是人间陈迹。

「师父!」八戒跟悟净见我到来,都惊喜地叫出声。

我从白龙马上下来,冲他们微笑,然后望向五指山下。

那猴头脏兮兮的,还是毛脸雷公嘴,耳后冒出一些野草,虱子都结成块。他那双火眼金睛毫无神采,眼皮耷拉着,并不抬头看人,偶尔抓耳挠腮,恹恹无语。

我想起第一次见到他时,虽然也是一样被囚禁,他却说:「我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,只因犯了诳上之罪,被佛祖压于此处。」言谈之间,竟还有些得意洋洋,眉飞色舞。

「我愿保你取经,与你做个徒弟。」他对未来还抱有无限期待。

「我再与你起个混名,称为行者,好吗?」

「好!好!好!」他一迭声答应,那样快乐。

我又想起遇到白晶晶那回,她幻化三次,都被他一棒打死。我见不得杀生,盛怒之下将他赶走。误会消除,他回来时上蹿下跳,就像个孩子,拜在我膝下,无限信任地望我。

悟空啊……满天神佛都想毁灭你。这场取经路,就是毁灭之旅。他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毁灭一个人,多容易,要么魂飞魄散,要么挫骨扬灰。身体与灵魂,总留不下一个。

悟空啊,为师来晚了。

我抚摸他的头颅。他陡然瑟缩一下,眼睛睁开,是经常担惊受怕的神色。任何人都会变得面目全非,只要他妄想打败满天神佛,打败命运。

「师父……」他低声唤我。

「悟空,你又顽皮了吧,被关进五指山。」我微笑着,替他把打结的毛发弄顺。

他疼得龇牙咧嘴,躲躲闪闪,不敢看我。半晌,才埋下头,闷闷地说:「师父,你知道吗?一千年之前,我觉得世间最难翻越的,是如来的五指山;一千年之后,我觉得最难翻越的,是自己。是我自己在取经途中被磨灭锐气,怪不得别人。我已不是当年那个无所畏惧的齐天大圣了,变得怯懦、战战兢兢,不值得你打破他们的禁咒,前来此地。」

「怎么不是呢?」我说,「我前不久才遇到一个女孩子,她说,你是风华盖世的大英雄,是天地至美呢。我与她一样,在我心中,你永远是那个陪我一路西行,不离不弃的大徒弟啊。」

天空忽然暗下来,隐隐有雷声。我抬头,见云层中有许多天兵天将寒光凛厉的身形,以及西天极乐世界的佛陀,宝相光华。真是劳累他们了,多矜贵的身子骨,跑得这样快。都是些老友啊,托塔李天王、太白金星、杨戬、普贤菩萨、地藏菩萨、观世音……只是相逢于如今这般景况,无法一一叙旧了。

「大胆玄奘,佛祖饶你一命,已属无尚宽宥,你竟不知悔改,还敢与妖猴狼狈为奸!」托塔李天王遥遥指我,声震天地。

我才不想睬他们,兀自清理猴子的脸庞,「悟空,世间没有什么东西值得翻越,因你就在世间,日月星辰各归其位,你就是世间的一部分,你翻越它们做什么?你存在此处,便是最合宜的命数。当然,也没有什么能困住你,不管是五指山,还是你自己。你或许是一只猴子,生于一块顽石;或许是一只蝶,偶然掠过庄周迷梦;或许如幻,如焰,如影,如电,如浮云,如聚沫……此日之你,与昨日之你,来日之你,又有什么不同?至少你在某个女孩眼里,永远是当日那个叱咤风云的齐天大圣。至少你在我眼里,永远是那个决不言败的悟空。」

他的眼睛又闪闪熠熠起来。

观世音手持玉净瓶,在云端道:「玄奘,你已不见容于佛祖,切莫执迷不悟,竟还想破除妖猴的魔障!苦海无涯,回头是岸。」

我双手合十,深深一礼:「菩萨,我在人间历尽八苦,或许已经习惯在苦海中挣扎了。苦海无岸,我不回头,也不会被淹死。另外,菩萨不应唤我玄奘。」我低眉,心头渗出一丝悲悼,「曾经有个人,用性命唤回我的本名,我是不愿意再舍弃了。」

「你竟跟满天神佛作对!」观世音声音颤抖着,「玄奘,大智慧是不可执着啊!你跟金蝉子一样,勘不破法执与我执,自寻死路!」

「玄奘跟金蝉子,从来都是一个人,菩萨何不一视同仁?」

我回头看了看八戒、悟净、悟空还有静静伫立的白龙马。我想到初遇的时候,他们都是戴罪之身,却桀骜不驯,狂傲得像吹彻昆仑的霜风。悟净在流沙河谈笑间取人首级,那几颗骷髅头还都是我之前的取经人呢;八戒也在高老庄醉生梦死,为所欲为,声色犬马;小白龙吃了我的马,被菩萨点化,才甘愿锯角退鳞,一路护送……为何取了一回经,就变得这样如履薄冰,唯唯诺诺?他们的罪,在取经路上都已还清,他们并不欠这神佛、这人间、这天地什么!

风起云涌,潮鸣电掣。我望了望这晦暗的天地,诸神众佛的永夜来临,你不俯首帖耳,便被吞噬。这冷酷的天与地,世人都在,神佛都在。谁不愿在?

「所有一切众生之类,若卵生,若胎生,若湿生,若化生,若有色,若无色,若有想,若无想,若非有想,非无想……若以色见我,以音声求我,是人行邪道,不能见如来。这才是降伏其心,是众生的佛。」

我微笑,扬起九环锡杖,锦襕袈裟如血色飞云一般飘飏。

观世音怒不可遏:「金蝉子!你胆敢再进一步,便永远无法重得佛果,你将永劫沉沦!」

呵,什么佛果?都说了,那是众生的佛,不是我的。沉沦?你们谁又真正超脱?你们谁又不是享受、沉沦在那些信徒的供奉中?要果真不垢不净,怎会在意这人间的香火祭献?

「师父,你那身细皮嫩肉,怎对付得了这些凶神恶煞?还是让俺老孙来吧!」

五指山震动起来,飞沙走石。訇然一声,山裂开了。

悟空飞身落在我身边。他的眼中有光,烈烈燃烧,唇角一痕睥睨的冷笑。悟净与八戒也都亮出月牙铲跟九齿钉耙,与我们并肩站在一起。

云端上的神佛纷纷惊呼:「妖猴出世!」「他竟挣脱了佛祖的束缚!不得了,比取经前还厉害!」「咱们逃命去吧!」……

悟空往耳中一掏,如意金箍棒转瞬变为七尺。他跃身而起,如一道流火直上云霄,浑身腾起锐冽光华。破烂的衣物尽数褪去,化为烟尘,取而代之的是黄金锁子甲,凤翅紫金冠。他如此耀眼,如此凌厉。他是美猴王,也是齐天大圣。不管被五指山压了多少年,不管经历了多少磨难,他依旧是。

「想跑?呔,吃俺老孙一棒!」

他挥棒,遇神杀神,遇佛杀佛。满天神佛纷纷逃窜,逃不过的都化为血雾,化为浮烟,化为虚影……那毁灭有多美,没有见过的人,一定不会知道。

「孙悟空,你等着,惊动了佛祖,你定当万死,挫骨扬灰,永不超生!」观世音面色仓惶,乘着七宝莲台飞走,还不忘色厉内荏地威胁我们。

「俺老孙就在这儿等他,谁逃跑谁是孙子!他若不来,我就捣碎西天!」

悟空拄着金箍棒,在云端迎风而立。

我微笑起来,抬头一望,心头有些忧虑。

天穹之上的乌云仍不见消散,只在边缘洇开无边无尽的血色。有一个声音在絮絮地念:「如此身,明智者所不怙;是身如聚沫,不可撮摩;是身如泡,不可久立;是身如焰,从渴爱生;是身如芭蕉,中无有坚;是身如幻,从颠倒起;是身如梦,为虚妄见;是身如影,从业缘现;是身如响,属诸因缘;是身如浮云,须臾变灭;是身如电,念念不住……」无处不在,洞心骇耳。

悟空、悟净、八戒转头望向我,神色有些呆滞,眼眸中的光早已熄灭了。

「怎么了?」我疑惑地问。

悟空说:「师父,我们都醒不过来了啊。」

只是忽然间,他们的面容像火中之蜡一样熔化了,继而颤巍巍地凝固成形,却变成了我的——我的脸。一个我被迫进了石缝。一个我被星尘掩埋。一个我长出第三道河岸。一个我在马蹄的践踏声中沉睡。一个我被孤光洞穿,肺腑晶亮地凌空飞去……我崩碎的身体像镜子,照见了无数个我,无数个我的七窍里飞出许多美丽的蝴蝶,漫天漫地,映着无边血色,像个诡艳的绮梦,令人沉沦,无法醒来。

7.
贞观十四年的四月十六,刚过寒食与清明,桃花便一树一树地落,像褪下一层层脂粉皮屑——谷雨将至了。人间的二十四番花信风也已吹尽。霏霏春气,袅袅莺歌,此刻都现出零落惨淡的败相。

我清早起来,用青盐漱了口,在庭院里种下谷、黍、芝麻、商陆、薄荷、十样锦,然后移植石榴、杨梅、柑橘、夜合、秋海棠……做完之后,轻轻拭了一把额上的汗。抬头见一望无垠的青空,只飘浮着几朵小云。这样的光景,怕也是短促得像一声吹毛透风的镔铁的惊颤。

白马又在嘶鸣了,声音很是悲戚。我喂了它一些苜蓿跟麦麸,它却摇头不吃,打着响鼻,一双温厚驯顺的大眼睛湿淋淋的,不住淌泪。

「怎么了?」我抚摸它的鬃毛,「是生病了吗?还是觉得寂寞……」

白马抬起头,高高地仰向天空。我随着它头颅的方向一望,发现那西边的天空,正泛出凄艳血光,腾发蓬散,像炸出一把熊熊的烈火。

邻人又在说笑了,说今天的天气好,说今年的夏天来得晚,还说什么有谷无谷且看四月十六,到了晚上,在院子里立一丈竹竿,然后丈量月影,月到天心时,影子长短若超过竹竿,则雨水多、淹田、夏旱、人饥。

这等琐碎与平常。

我的心蓦然绞痛起来,像有一柄刀刃在狠狠搅动,血肉飞沫。头顶的石榴老树高已及檐,清阴渐密。刺桐花落尽了,便是千家如雪。如此大好光景。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跌跌撞撞走进门,凭着惯性翻开黄历,只见上面赫然以朱砂笔写着:宜安葬,余事勿取。鲜红的字迹如锥子一般刺进瞳孔,散开,满眼的血色。心里有什么砉然碎裂掉了。

西天的血光愈来愈盛,像一条暗河正蔓延开来,又像银朱在蛋壳青的纸上洇染。那一片汹汹的红孽中,挣扎着什么人吧?绝望地呼救、求援,想要探出头,想要抓住一根苇草,想要逃回岸上,却终究被噬人的怒浪吞没,被造化的手指轻轻一摁,便碾进宿命的车轮,肠穿肚裂。

那殷红的霞色,似乎了解这天地的悲怆与凄恸,为了弥合那些深深的疮痍,也就一片一片轻盈散落,化作燃烧的蝴蝶漫漫而下,在天际化为苍寒的灰烬。隐藏在蓬山万重之后——世人都知道的——那是幻灭。

我的眼泪也涌出来,却到底不知道为何。撩起袖子,徒然擦了几下,觉得可笑。纷纷红紫成尘,举头见碧山将暮,枝上已有小青梅。它们怯生生的,在叶底半隐半藏,灼灼而完整地将自己奉献给这个世界,并不知道再过个十天半月,自己便会发黄、绵软、腐烂,空留下一滩恶臭的汁水。多幸运啊,它们是什么都不知道的。我抚摸着白马的头颅说:「没事没事,不过一场火烧云而已。你也不知道它们吧?它们多美啊……是不是?」
幻灭有多美。没有见过的人,一定不会知道。